今天是   西历
本页位置:主页 > 居士戒律 > 佛教与会议

佛教与会议

2014-12-18 22:03|居士林网整理 | www.fjjsl.net | 阅读次数:[]

  星云法师

  民主政治是今日世界的共同潮流,其基本原则在于纠合群力,集思广益,交换意见,截长补短,异中求同,融个体于群体,汇合为一共同的意见,以达到共同的目的,这也就是集体创作。因为个人的知识、能力有限,遇到重要的问题,光凭个人的知识与能力去苦思冥索,未必能得到妥善如法的解决。所以无论是政府机关、民间团体,乃至个人家庭,莫不重视会议,足见会议对人类的重要性。

  国父在《民权初步》中,对会议的定义为:“凡研究事理而为之解决,一人谓之独思,二人谓之对话,三人以上而循有一定之规则者,则谓之会议。”简单的说,会议就是三个人以上,循一定的规则,研究事理,做有效的沟通,达成协议,解决问题,以收集思广义,群策群力之效。

  这些条理、程序、制度的会议方式,早在陀时代就已经实行了。在僧伽中的一切事务,必须由僧众会议决定办理,不许一人或少数人独断独行;关于会议的程序、会议的日期、工作的检讨、个人行为的自我批判等等,均有详细的规定。因此,僧伽会议就是今日民主会议之祖。

  佛陀制定的会议法

  在佛陀时代,僧团便经常举行会议,《中阿含经》记载,佛陀认为一个国家政治结构的建立原则,首要条件是“数相集会,讲议正事”,可以见得,佛陀相当重视会议制度。

  佛陀时代的会议形式有布萨、羯磨、灭诤、说法等四类,约略介绍如下:

  布萨:僧团每半个月召集会议,举行布萨仪式,请精熟律法的比丘说戒,以反省过去半月内的行为是否合乎戒法,若有犯戒者,则于大众之前忏悔,依法处分,使比丘均能住于净戒中,长养善法,增长功德。

  凡是在一定区域内居住的僧众,都有义务参加布萨会议,若因病或其它重要事故不能出席会议,必须事先委托同住的比丘向大众表示,自己对布萨大会所举行的一切僧事决议,无条件赞同。比丘在这半个月里若有违法的行为,于大众面前告白忏悔后,僧团中不得再私下议论是非。

  布萨会议犹如现今学校里的周会,藉着反省、检讨,解决问题,表扬功过。

  羯磨:使生善灭恶的作法,行于授戒、说戒、忏悔、结界及各种僧事的处理。佛教僧团透过羯磨法,发挥了高度的民主精神,它以大众的意见和力量,圆满解决僧团里的各种事情,成就大众过六和敬的生活。佛教的羯磨法与现代的会议法相仿,分为三类:

  单白羯磨,意思是“唱言”,这是对于不必征求同意的事,向大众宣告常行、惯行、应行的事,唱说一遍即成。此法有如现代会议中的例行工作报告。

  白二羯磨,这是宣告一遍,再说一遍,征求大家的同意。如同一般会议,凡是提案皆须交由大会讨论、接纳,才能生效。

  白四羯磨,这是作一遍宣告后,再作三读,每读一遍,即作一次征求同意,若一白三羯磨后,大众默然,便表示无异议,而宣布羯磨如法,一致通过议案。

  比之现代议会程序,佛教会议法的精神显得更为庄重、神圣。现代会议中的提案,通常只要过半数投赞成票,即算通过。很少有要求一致通过的。但是在羯磨法中,通常要求一致赞同通过,僧团中若有人执持歧见,便是羯磨不成;不过,羯磨法中有灭诤羯磨,是以投票方式取多数表决的。

  灭诤:为了解决僧团中的争议事件,佛陀在戒律中制定七灭诤法,以公正、平和的原则,处理大小诤事。

  现前毘尼:使起诤的双方对决于现前,或于现前引证三藏的教法或戒律的制条而决议之。

  忆念毘尼:对平生为善,以善知识为友者,于诤议罪过之有无时,质其记忆之有无,若无记忆则免之。

  不痴毘尼:犯戒者若精神异常,待其治愈,羯磨而令悔其罪。

  自言毘尼:比丘犯罪时,令其自白,始治其罪。

  觅罪相毘尼:若犯戒者不吐实,陈述矛盾时,则举示其罪状,判其终生不得度人或受人依止等。

  多人觅罪相毘尼:遇到互相争议而不易裁决的情况时,敦请有德之僧,依多数而决议是非。

  如草覆地毘尼:斗讼者互悟其过,如草伏地,共同至心发露,道歉忏悔。

  此七种灭诤法,不但保障个人的权益,且情、理、法兼顾,同时也使僧团得到清净与和乐。佛陀制定戒律,依法摄僧,同时把执行教团制度的权力交由大众,亦即所谓“僧事僧决”,充份流露出民主、法治的精神。

  说法:佛陀成道后,弘法利生四十九年,说法无数。从佛经的记载中,我们可以知道佛教的传播非常注重集体创作,佛陀集众说法时,有时会以反问弟子的方式,为听众晓以大义;也常有当机众勇于发问,为大众请法;也有闻法者现身说法,提供见解看法;因此,佛教的说法会场俨如学术研讨会,透过问答的方式,获得智能。如《六度集经》,佛陀以主席的身分,解说弟子们的困惑,而叙说过去世行菩萨道的事迹,说明现世的人事因缘;《杂阿含经》记录佛陀往来各地,解答教内教外的各种问题;《金刚经》须菩提善问“空”;《法华经.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无尽意菩萨与观音菩萨的悲智双运,为后世留下言教与身教;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摩耶夫人问业缘,坚牢地神愿护法,虚空藏菩萨请开示;《维摩诘经》维摩诘居士与文殊师利菩萨论法;《圆觉经》十二位菩萨宣说各种修行法门;《楞严经》以阿难尊者为当机众,佛陀说示心法的要旨;《心经》则是佛陀为舍利弗说色空不二之理。凡此皆说明佛陀善于观机逗教,引领与会大众热烈讨论法义,令听闻者或立时证悟,或信受奉行,甚或发愿生生世世护持法典经教。

  此外,佛经本身就是非常完整的会议记录,一般可三分为“序分”、“正宗分”、“流通分”。序分有所谓的“六成就”,即具备六个条件:如是(信成就)、我闻(闻成就)、一时(时成就)、佛(主成就)、在某处(处成就)、与众若干人俱(众成就)。此种形式与现代会议记录的结构如出一辙,不禁令人赞叹佛弟子的理性、智能。

  佛教的会议制度

  佛陀入灭后,僧团遵循佛陀所制定的会议法,配合时代演进的需求,渐渐发展出许多不同类别的会议。僧团不仅对内召开会议,达成共识,甚或与信众一同集会,举行四众弟子皆得参与的会议。

  结集:佛陀入灭后,佛弟子为了让正法久住,先后多次结集佛陀的教法。第一次结集,是佛陀涅盘的那一年,大迦叶召集诸僧,在摩竭陀国王舍城外七叶窟,由阿难诵经、优婆离诵律,大众共同审核,判定所诵出的经律是否如法。由此可见,即使佛陀不再住世,佛教的会议仍然是以采取大众的意见为原则而进行。

  佛陀入灭一百年之后,耶舍长老召集七百位德学兼优的比丘,在毘舍离城的寺院中,对于佛教戒律上的许多有争议的论点,进行了一次评定,这是第二次的结集。佛陀涅盘后二百余年,在印度阿育王的大力支持下,以国师目犍连子帝须长老为首,有一千位比丘在华氏城,会诵了三藏的教义,这是第三次的结集。佛涅盘四百年后,以世友菩萨为首的有五百比丘,在大月氏国,大家共同造论,解释经律论,这是第四次结集。

  经过四次的经典结集会议,佛教的经典得以完整有系统的流传下来,裨益后世。

  传戒:指传授戒律予出家僧尼或在家居士的仪式(会议),包括比丘(尼)具足戒、沙弥(尼)十戒、在家五戒、菩萨戒等等。受戒者必须尽形寿受持戒法,尤其受持出家具足戒者,更是以戒牒作为出家身分证明的依据,因此传戒必须严谨慎重。

  授戒程序为讲戒、演礼、请戒、忏摩、正授。正授由羯磨和尚开导受持戒法的意义,并行三番羯磨,一一问以“尽形寿能持否”,受戒者答“依教奉行”,始为证盟受戒。出家戒法分为三坛传授,初坛授沙弥十戒,二坛授比丘具足戒,三坛授出家菩萨戒。其中,二坛正授需要十师和尚(三师七证)列席,首先由得戒和尚依律命羯磨师作单白羯磨,后差教授师说衣钵名相,并以遮难次第询问于受戒者,以决定是否允许加入僧团,复于正式授戒时据此一一重问,再由得戒和尚说明受戒体法,依白四羯磨方式授具足戒。

  由传戒的程序中可以知道,佛教对于重大决议的审慎态度。

  辩经:真理愈辩愈明,佛教徒远自印度时代就常以辩论的形式,检视自己对真理认知的思想架构是否完整、彻底,于辩论会时提出论题,接受他人的质询、驳斥。各宗各派或为彰显己宗,或接受外道公开挑战书,明订日期,大举旗帜,举行辩经大会,吸引教内教外各阶层人士列席旁观,有的甚至由帝王出面主持,如戒日王在曲女城为玄奘大师举行的无遮辩论法会,声势宏大。

  从佛陀度化拜火教三迦叶开始,以因明论说方式演说真理,令论败者皈依信仰,渐渐形成约定俗成的度化模式。印度部派佛教时期,辩经广为盛行,多有造论问世者,产生许多精辟的论着与博通经教的论师,如二世纪胁尊者度化外道马鸣,不仅提升当时佛教的地位,也为佛教罗致一位多才多艺的菩萨比丘。由于辩经的结果,往往攸关宗门声誉,僧团中常常举行辩经会议,以增进对教义的正确认知与思维能力。西藏佛教传承此一模式的精髓,将“辩经”纳入僧伽教育的必修课程中,至今辩经会议的举行,依然相当吸引人。

  译经:佛教传来东方诸国,逐渐译成各国语言。我国古代的译经,大多由朝廷设置译经院,延请译经三藏法师及众多辅助者共同举行译经会议。后来乃有专为译经所设的种种官制。据《佛祖统纪》卷四十三载,译场所置的译官有译主、证文、书字梵学僧、笔受、缀文、润文、证义、参译、刊定九职。

  通常在翻译的过程中,会遇到一些问题,如文法相异、重复语、夹注语、修饰语的增删等,都需要与会者互相讨论,达成共识,方能顺利进行翻译工作。译经会议的举行,充分发挥佛教各尽职能,集体创作的精神。

  现代佛教会议

  民主时代的今日社会,事事讲求公开、公正、公平,佛教上承佛陀尊重民意的理念,配合趋势潮流而举办各种现代会议,依循民主法治的会议程序,集合教界人士共同研讨佛教法义或布教方针。

  近代,佛教已经举办的会议有:人间佛教学术会议、中华国际佛学会议、经藏学术研讨会、佛教医事人员联合会议、佛教音乐座谈会、宗教人士联谊座谈会、佛学与科学研讨会、国际敦煌学学术研讨会、佛教环保座谈会、信徒代表大会、世界佛教僧伽会、世界佛教徒友谊会、佛教文学国际会议、国际佛教学术会议、世界佛教青年学术会议、世界显密佛学会议、国际学会议、寺庙管理人座谈会、电脑大藏经计画会议、佛光山佛教学术会议、国际佛光会会员代表大会、世界佛教杰出妇女会议、国际佛教青年会议、佛光学学术会议等等。

  今后,佛教还将继续举办:国际佛教儿童会议、国际佛教金刚会议、国际佛教比丘尼会议、国际佛教大专青年会议、国际佛教青少年会议、国际佛教作家会议、国际佛教艺术家会议、国际佛教领导人会议、国际佛教义工会议、国际佛教檀讲师会议、国际佛教社会福利会议等等。希望透过各种会议的举行,让来自全球各个国家地区的代表,经过不断的交流研讨,通过会议而建立共识。这些会议不分种族,以尊重包容为主,藉由宗教信仰的因缘凝聚民族与民族间的感情,不仅能让信徒信仰的层次得以全面提升,对佛教弘法历史更具有重大意义,一方面提升国际形像,发挥世界性影响力,另一方面则为我国民间团体开拓国际空间。

  有品质的会议,不仅是建立在人人都懂得会议法的基础上,更重要的是端赖大家抱着一颗开放、尊重、包容的心来开会,才能共同圆满一场会议。佛光山向来注重民主,在会议中,大家尽忠职守,坦述己见,甚至也有言辞相向,针锋相对的情形发生,但大家秉持“少数服从多数,多数尊重少数”的态度,以及深厚的宗教涵养,一经决议,即携手同心,合力完成会议讨论的提案,这完全是民主的风度表现。

  未来佛教的发展,要随着世界的脉动,努力将佛法大众化、通俗化、文艺化,让人们在生活中都拥有佛法。此外,还要团结各个不同的佛教宗派,让大家在共同的信仰上,对佛法的真理达成共识。如果大家都能抱持宽大、平等的心态,按照议事程序,开放交流,广泛讨论,许多看来棘手的问题,势必得以圆融解决,许多创见也得以开发。
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华佛光文化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图片新闻

推荐阅读

热门点击